当前位置:鲁城资讯 > 国际 > 瑞博线路测试·团购“失意者”杜一楠

瑞博线路测试·团购“失意者”杜一楠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2-25 19:18:36 人气:2701

瑞博线路测试·团购“失意者”杜一楠

瑞博线路测试,创业维艰!用趣店创始人罗敏的话来说,就是九十九死一生。

在这条腥风血雨、成王败寇的创业路上,前仆后继者多如恒沙,成功登顶者凤毛麟角,尤其是当年轰轰烈烈的团购大战,几轮厮杀下来,哀鸿遍野。

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今天我们来聊一聊24券创始人杜一楠。

自从24券轰然倒下以来,外界对创始人杜一楠的评价,几乎都是负面的,盲目的扩张、野蛮的生长、管理的滞后、战略的失误等等都成了他的原罪。

2013年1月21日,沉默已久的杜一楠首次公开发声,以一封3000字左右的总结写下自己创业以来的一些体会。

在那封总结中,他坦承团购不易,自己“伤痕累累”:“团购像座擂台,无论是留下来的还是出局者,都是上过擂台的大无畏实践者。出局的,虽然伤痕累累,都是硬汉;留下来的,面对的是更多的前所未有的挑战,等待他们的是人生的考验与升华。”

此外,他感慨“我不像王兴(美团创始人)、徐茂栋(窝窝团创始人),做过很多项目。我乳臭未干,一定要高的执行力快速做出规模。”

创业那一年,杜一楠26岁,是那一群团购创业者里年纪最小的。很多与他相处过的同事朋友普遍认为,他是一个性格古怪、身上有着很多缺点的人。

身形清瘦的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打扮极度随意,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一间公司的ceo,活脱脱就是一个在校大学生的模样,相比王兴、徐茂栋、吴波(拉手网创始人)等创业老炮,显得非常稚嫩。

事实上,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他还是哈佛商学院mba在读生一枚。2009年暑假,在哈佛攻读一年后,杜一楠开始不满足于在学院内小打小闹做项目,正好groupon这家团购网站风靡美国,创造了只用一年半的时间就实现10亿美元估值的神话。

一番研究下来,杜一楠觉得groupon的发展模式大有可为,再加上他就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机电工程学士兼硕士,可以说互联网是他的老本行,于是当即放弃哈佛的学业,带着暑期创业奖学金孤身一人回到国内开始创业。

“我觉得与其坐在学院里玩一些小儿科的创业案例,还不如真刀真枪的创业来得过瘾。”杜一楠说。

2010年3月,24券网在人大留学生创业园50平方米的办公室内,正式上线。这一个月里,王兴的美团网和吴波的拉手网相继上线,此后,团购这片荒芜的“处女地”,开始迎来越来愈多的开荒者。

竞争激烈的背后是资本市场对这块蛋糕的虎视眈眈,融资自然就容易多了。更何况,杜一楠有着光鲜的履历为自己背书。

1983年出生于北京的杜一楠,是一个典型的海归精英。仅仅4年时间,他就拿到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机电工程学士、硕士以及经济学学士3个学位,其间还被校方推荐作为学院交换生代表就读英国剑桥大学政经系一年。毕业后就职于华尔街,在著名的投行摩根大通驻纽约的企业并购部,之后又就职于美国顶尖的私募基金kkr之香港办事处,年薪上百万。

因此,到2011年8月,杜一楠完成了两轮融资,数额上千万美元。这时候的杜一楠,是意气风发的。

在groupon的爆炸式增长刺激下,整个团购进入疯狂的攻城略池状态,仅在2010年国内至少有100多家网站在做,到2011年,随着各大门户网站和bat巨头的加入,千团大战正式打响,广告战、拉锯战、阵地战等铺天盖地袭来。

如此疯狂的状态下,年轻气盛的杜一楠也杀红了眼,24券进入疯狂扩张时期。半年中,办公室从140平方米的商住两用单元换成了三里屯soho四层办公区域,24券业务从20个城市扩张到102个城市,员工从300人猛增至4500人。

扩张带来高交易额流水的同时也带来了高亏损。当年24券基本完成扩张时,债台高筑。根据杜一楠的说法,当时24券的累积账面亏损额在七八千万元左右,但据说远不止这个数。

众所周知,这种毫无节制的跟进和扩张,是极度需要钱去支撑,于是杜一楠被动地走上了拿期权换融资的死胡同,同时为24券后来的崩盘埋下伏笔。

在24券扩张完成仅仅一个月后,人心惶惶的大裁员也开始了。然而这对于庞大的烧钱大战来说,依然是杯水车薪,无奈之下,杜一楠只好继续融资。

这一年年底,马来西亚投资方走进了24券,与此同时杜一楠开始了和它长达一年的博弈,于是有了双方各执一词的“罗生门”事件。

其实随着2011年年底拉手网ipo夭折,进入2012年时,整个资本市场对团购网站的热度已经冷却,并纷纷要求退出,团购网站应声倒下一大批,幸运如王兴,因为找到阿里巴巴这个金主当靠山幸免于难。

如此一来,杜一楠萌生了物色潜在收购者的念头。

可是,被资本裹挟成长起来的24券,岂是杜一楠一个人说了算,这中间牵涉的利益实在太多、太复杂。因此,他在和groupon、livingsocial等公司商谈收购意向时,频频遇挫。

此时杜一楠只好再次找到马来西亚投资方,希望对方能继续追加投资。就是这一次融资,激化了双方本已存在的矛盾。

2012年9月随着双方争执的邮件被曝出,双方信任关系彻底破裂。根据马来西亚投资方的说法,杜一楠在e轮融资时,以保障员工利益为由划走了公司账户中的200万,于是作为回击,投资方撤出了已经注入到开曼注册公司的230万美元。

而杜一楠的说法是,自己被董事会架空,而且投资方给创始人团队和员工的期权等补偿极不合理。双方上演轰轰烈烈的“罗生门”事件。

一个可以肯定的事实是,作为回击,杜一楠做出了拿公司运营要挟对方的举动。2012年10月20日,在杜一楠的主导下,24券官网挂出停运公告,全体员工以“长期休假”方式向投资方施压,希望争取到“平等地位”谈判继续投资事宜。

由始至终,杜一楠始终认为,不管他做出如何过激的行为,都是在为24券的员工争取利益,“如果我再不为员工争取利益的话,那么,我们的员工将一无所有。如果这样,我真的是对不起陪我一起奋战的24券的兄弟,对不起他们的辛苦付出。”

然而在团购网站鏖战的生死关头,杜一楠这样的决定无异于“自杀”。果不其然,在双方的不断撕破脸的过程中,24券应声倒闭,此后没能挺过来,只能以破产宣告终结,留下一个哀鸿遍野、人心惶惶的烂摊子。

可以说,这是一个没有赢家的博弈,投资方损失了资金,杜一楠输掉了公司,双方都没捞着好处。

在24券倒闭后,杜一楠这样回忆当初的决定。“当时没有办法,投资方投资与否主要看排名,而排名能参考的就是流水。如果我不扩张不把流水做上去,我就拿不到投资。”杜一楠认为,24券的盲目扩张,很大程度上是当时团购不理性比拼交易额的大环境使然。

环境纵然是一部分原因,但杜一楠也需要对自己的行为买单。

创业从来都不是简单的请客吃饭,鲜衣怒马仗剑走天涯,那只是一厢情愿的意淫。

作者:电商报 李迎

(本文为电商报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